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想要推广网站有好介绍吗?

2020年09月08日 10:43

如果您的企业要进行网络优化推广可以去阿鹏推广看看哦,他是广东优联互通技术团队开发上线的一个网络优化推广平台,阿鹏推广致力于打造网站SEO服务优化品牌,平台服务主要有seo优化、关键词霸屏、门户网站推广、软文营销推广等,可以帮助广大企业进行全网营销,帮助企业以最小的成本实现利益最大化。

相关推荐

难道“黑中介”已成租赁市场常态?

暑期正值毕业季,各种打着为“大学生减轻租房负担”的信用租房市场异常火爆,各大房屋租赁中介热推“信用免押金”的租房模式,信用好的人可直接“信用变现”,对于广大租客来说极具吸引力。而近期有租客爆出,某些中介所谓的“信用租房”其实就是一笔贷款,而且还是在租客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致的套路是只要你支付宝的芝麻信用积分达到700以上,就可以享受租房“押零付一”,按月来缴纳房租。对于广大租客尤其是刚毕业找工作的毕业生来说,极为诱惑,既能免付高额押金,又能月供房租,缓解了一定的经济压力。刚入社会的毕业生不谙世事比较单纯,忘记了“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事实,往往会落入圈套。这是一笔贷款,事实上就是租客一次性付款,然后分期再还款的行为,这个时候,你欠下了金融公司12个月租金,然后一个月一个月的还,你和金融公司构成借贷关系,这是你自己签字的。那么中介拿了你的贷款之后有没有全部给房东呢?没有。中介一般是按季度付给房东租金,也就是三个月一次付给房东,其他的钱全部扣在自己手里。至于这笔钱中介圈在手里要做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假设你租了一年的房子,但是到半年中介突然倒闭,无法支付房东租金,那房东肯定要收回房子,可你的贷款仍在继续,白纸黑字的合同是你自己签的。所以租客一定要长点心,找中介公司租房可以,中介公司让你贷款交房租也可以,但是一定要搞清楚,这笔贷款是打给谁的,是直接打给房东,还是中介公司自己拿去了。租房中介本是一个服务行业,是连接房东和中介的纽带,并降低房东租房,和租客找房困扰的一个职业。但现如今众多中介已经成为扰乱租房市场,增加困扰的“源头”。难道“黑中介”已成租赁市场常态?当然不是。所谓的“黑中介”还是与企业的管理模式服务模式有关,面对现如今,租赁市场的种种乱象,租客网表示绝不会参与其中,作为一个纯平台,大共享,也绝不会同众多加盟商去争夺房源,并且还会定期输入房源和用户。租客网适应市场发展的主流,坚持“真房源,放心租”,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坚持房源真实性和可靠性,且采用创新的“信用租房”体系,确保每一个租客和房屋持有人在网注册的信息真实性,保障交易的可行性,彻底解决房屋持有人和租客的信用问题。租客网的信用体系是为了保障用户素质,保障平台交易的规范性,打造诚信,和谐的租赁市场。而不是某些中介挂着“诚信”的头衔,来压榨租客。租客网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官方平台,始终坚持为广大租客服务,绝不会做不利于租客的事,未来租客网定会继续为规范租赁市场贡献力量,也会继续为广大租客创造更多福利!

2020年08月26日 18:34

关注民法典草案 热点问答:高空抛物谁来负责

这几天,民法典草案成为全国两会代表委员讨论的热点。被誉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的民法典,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前男友电话骚扰是否侵犯隐私,泄露网购信息算不算侵权,高空抛物谁来负责,这些均能从中找到答案。  民有所呼,法有所应。快打开这本“百科全书”,一起学习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热点问题一:前男友频繁电话骚扰是否侵犯了我的隐私?  答:很可能是。  草案规定,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草案还对侵害隐私权的行为作出了进一步规定,其中明确提到不得以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工具、电子邮件、传单等方式侵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宁。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认为,隐私权是一项重要的人格权。进入信息时代以来,出现了很多侵犯人格权的新形式,民法典草案回应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对人格权保护的需要。  热点问题二:电商平台未经同意、未经加工便把我的信息提供给其他机构是侵权吗?  答:很可能是。  草案规定,未经自然人同意,不得向他人非法提供其个人信息,但是经过加工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张慧认为,在大数据产业快速发展的今天,数据采集和共享的方式日新月异,既要鼓励数据的开放共享,也要加强对个人信息的保护力度。  热点问题三:老公背着我借了巨额债务并赌博输光了,我要还钱吗?  答:应该不用。  草案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方燕代表认为,夫妻共同债务一直是婚姻法中的争议点,2018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共债共签”的原则。民法典草案进一步明确夫妻“共债共签”原则,防止婚姻关系中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导致另一方负债这种“坑配偶”的现象发生。  热点问题四:路人从我家楼下路过时被抛下的花盆砸中,无辜的我要负责吗?  答:如果查清责任人或有证据证明与此事无关,可不用。  草案明确了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还规定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青岛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宋远方认为,近年来,高空抛物、坠物致人损害的事件屡屡发生,对人民群众人身财产安全,甚至公共安全都有很大的危害。民法典草案明确了各方责任,既可以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也有利于督促相关方自觉履行职责义务,预防和减少此类行为的发生。  热点问题五: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还可以再收养孩子吗?  答:同时满足其他收养条件时可以。  草案明确了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的条件,其中一条是“无子女或者只有一名子女”。  方燕代表认为,这是基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而做出的调整。  热点问题六:我在单位遭遇领导性骚扰,单位有责任制止吗?  答:有。  草案规定,机关、企业、学校等单位应当采取合理的预防、受理投诉、调查处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职权、从属关系等实施性骚扰。  张慧代表表示,明确了用人单位防范性骚扰的义务,很大程度上有利于预防和减少性骚扰行为的发生。  针对下一步民法典落地实施,多位代表提出建议:  方燕代表建议,做好民法典生效与其他部门法废止过程中的衔接工作,保证法治的统一性、连续性、稳定性。她将和广大律师一起学好民法典、用好民法典,并积极向全社会进行普法宣传,尽早使民法典“落地生根”,在全社会营造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浓厚氛围。  宋远方代表建议,加大对法律的宣传和普及,在立法后尽快全面展开民法典释义和相关解读。同时,尽快部署推进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全面清理工作。  张慧代表建议,民法典在普及过程中,应关注到我国有56个民族,建议结合民族特有的语言、风俗、生活习惯等,尽量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看得懂的鲜活案例进行宣传。

2020年05月30日 14:00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